后厂村,没有姑娘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30|回复: 2
发表于 2019-1-22 17:3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1
算你走运,我想写一写后厂的姑娘们。不知从哪来的勇气,我搭讪了20多个姑娘。最后的故事,全在下面了。
后厂混杂了多种风格,城中村、拖鞋女、OL丽人、眼镜男,有机结合,构成了许许多多的细节:园林工人是后厂醒来最早的人。五点,天色还没亮。他们除草,或将因大雨积满水的树坑掏干。七点,各路口的保安们开始站第一个小时的岗。八点,巨大的人流从西二旗地铁口涌出,黑车司机无孔不入逮人就问:“去哪去哪?”后厂终于被唤醒了。
起头,是滴滴两栋6层大楼,往西是百度科技园,邻居网易,网易与新浪面对面,西侧正在施工的腾讯总部大楼拔地而起。从百度科技园再往北走,迎面就是联想的新大楼了。
在这里发生了许多故事。腾讯总部大楼失火,新浪员工跑去救,网易员工第一时间发了快讯,百度员工在窗边观望。
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,互联网巨头凑在一起,最大的意义在于方便员工之间互相跳槽:新浪的大楼修得最给员工长面子,被称为“苏菲”;网易的食堂让所有邻居们欣羡不已;滴滴大厦里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活力少年;腾讯,后厂江湖还未见其身,就已先闻福利待遇绝佳的传说。而未入驻后厂的搜狐,则骄傲地称它是“唯一一家工作地点在四环内的门户”。
115714a5yk9755ggyvzy5z.jpg















午餐时间在新浪大楼下等候的外卖骑手。 图/AI财经社 袁琳
焦虑一方面来自工作的机械,一方面来自工作的无孔不入。百度的李丹一下班就会把自己的手机断网。而微信的提示音是她最恐惧的声音。“真的很烦,”印象最深的一次,她半夜12点被拉进了一个工作群,早上醒来一看,有300多条未读消息。这样的事例不可避免地持续发生着。
后厂的孤岛效应加深了后厂花们的焦虑感。
午饭是后厂花们难得的活动时间,可这里并没怎么给她们提供走出大楼的机会。穿红黄蓝衣服的外卖小哥在中午时分成群结队驶入软件园,卖水果的杨大哥和李大哥开始在大楼间给女士们送水果。
新浪的樊凡很想在中午出去走一走,她已经厌烦了外卖,可出了公司大楼,最近的餐馆要走20分钟以上,味道好不好另说。有几次实在受不了,她跟同事打了车去西二旗地铁站附近吃饭。
由于周边设施的匮乏,大多数后厂花一天中最大的位移就是中午从楼上办公室到楼下食堂,接着又坐回到电脑前,忙碌而沉默地敲打键盘。某种意义上,后厂村“没有姑娘,只有机器”。
3
后厂花们的坚强和勇敢有时会超出你的想象。夏夏几乎是一眼就看上了网易考拉商务经理的工作,她知道这是她想要的。刚毕业两年的她,努力让自己变得像个能独当一面的职业女性。她很少让自己闲下来,不知道多少次看过凌晨的后厂村。
她穿细长黑色高跟鞋,涂深色红唇,配上一头黑且直的长发,为的是让自己更老练;出差时遇到电梯停电,她一个人拎着23公斤的行李,背一个电脑包,再挎一个斜挎包,一步一步爬上16楼。并不觉得苦。
后厂的姑娘们对形象看起来没有那么在乎。杨梅的男朋友给她说,刚认识的时候以为她是高冷女神,接触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女屌丝。
“我们后厂村的女人不都这样吗?哈哈哈。”她在向我说起这个段子时,笑得直拍手,模样更像范冰冰了。她化了淡妆,头发随意扎起,穿一身休闲装,脚上蹬一双中跟拖鞋。
她上一份工作在央视财经,上上份工作在三里屯,“每天都得化精致妆容,穿套装,装得人模狗样的,可累了。”她在滴滴干了三年,不想走,因为互联网的环境很自在。
“这边的女孩都很简朴,我想不洗头就不洗头,没人说什么,”她翘翘脚上的拖鞋说,“我这拖鞋还算正式的,你去园区里看看,穿洗澡拖鞋出来的都有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对于后厂花来说,繁华的三里屯离她们的生活十分的遥远
“大龄单身女”这个词像幽灵一样盘旋在后厂花们的头顶。周彦已经31岁了,上个中秋节,她原本和妈妈愉快地聊着天,谈到婚姻问题,妈妈突然说了句:“你让我觉得很丢脸。”这是周彦跟母亲最大的一次争吵,在向我回忆起这个细节时,她难以抑制地掉了泪。她事业有成、貌美如花,在北京拥有自己的房子,一度是母亲的骄傲,却因为婚姻的问题,变成母亲的“耻辱”。
沈嫣已过而立之年。她看起来很年轻,娃娃脸,穿着修身小黑裙和精致的蕾丝高跟鞋,眼神里还保留着女孩般的羞涩。由于对通勤零容忍,她索性将家直接搬到软件园里面,每天的活动半径只有从家到公司的1.5公里。她的生活被两件事填满——工作和睡觉,几乎每天加班到八九点才离开公司。
“我不喜欢浪费时间。” 沈嫣说,繁忙的工作之余,她要看电影、看书,没有时间通勤,也对逛街购物缺乏兴趣,东西都在网上买,包括做饭所需的食材。显而易见地,她也没有时间去接触新的异性,朋友都笑她眼光太高,她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,“就是没有想要走进的感觉,以至于让我怀疑丧失了这种能力。”她总结说。
5
6月的一个周末,周彦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剧,突然,像被谁抽了一耳光,她猛地坐起来反问自己:“我在干什么?我为什么过这样的生活?”她环顾曾被自己精心布置过的房子——窗边放着白纱小帐篷,上面挂满小彩灯,旁边放着钢琴,置物架上堆着可爱的玩偶饰品,她曾和朋友躺在帐篷里的软垫子上度过美好的闺蜜时光。
现在,茶几上放着刚吃完的外卖,门边的高跟鞋已经很久没穿,钢琴盖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,自己懒散得像个废人,生活是一片枯燥的空白,她心里一阵恐慌。
115714a5yk9755ggyvzy5z.jpg
115714a5yk9755ggyvzy5z.jpg
发表于 2019-2-16 10:37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额,看不懂在说神马~@_@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2-16 16:5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啥也不说了,感谢楼主分享哇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 
 
工作时间:
8:00-18:00
客服热线:
15368564009
客服微信